2017年10月17日星期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管理 
 现在位置: 中国投资协会 > 案例解读分析

用户调查





 


  全文搜索
华立药业一审败诉“青蒿素第一案”
  又到了每年收割青蒿素原料——蒿草的季节,但7月23日华立药业(000607)的公告却令股民泄气:重金打造的青蒿素成药“科泰复”一审被判侵犯专利,面临被禁止生产和销售的危险。

  在这沸沸扬扬的“中国青蒿素第一案”背后,是华立药业、重庆健桥和广州健桥三家企业之间长久以来的恩怨纠缠,俨然一场“商战无间道”。

  “科泰复"面临被禁

  重磅产品“科泰复”首次上法庭即被对手“一告一个准儿”,这无疑给立志成为中国青蒿素产业领导者的华立药业一记重挫。

  7月23日,华立药业宣布,于7月15日收到法院判决书,重庆健桥医药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健桥”)诉公司“科泰复”牌双氢青蒿素哌喹片侵犯其专利权一案被判败诉。公司将于近日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若二审败诉,将不能在中国境内继续生产销售“科泰复”。

  该公司强调,“即使二审败诉,也不会对公司当期利润产生大幅度的不利影响。”话虽如此,但“科泰复”却是被华立药业期待在未来能起到支柱作用的一个重磅产品,投入了巨大精力和财力。2007年年报显示,在净利润亏损的背景下,该公司将转让华立仪表股权所得的1亿元现金重点用于保障“科泰复”和紫杉醇在海外市场的注册和推广。此外,受世界卫生组织政策的影响,该公司2007年全面停止单方青蒿素抗疟制剂“科泰新”的销售,期待“科泰复”在2008年全面替代“科泰新”。

  记者对比该公司2006年和2007年年报后发现,06年华立药业“青蒿素及相关产品”收入高达3.25亿,利润率为28.9%,在07年科泰新退出市场后,此块收入锐减至1.48亿,利润率为12.86%。——这意味着“科泰新”留下了巨大的市场空间正待“科泰复”去弥补。一旦被禁止生产和销售,其损失恐怕远不像公告中那般轻描淡写。

  “三角恋"或为纠纷根源

  记者调查后发现,原告重庆健桥背后的大股东重庆通和制药才是华立药业的最终对手。多年以来,华立药业与重庆通和拥有同一个合作伙伴——广州健桥,纠纷或由此“三角恋”而引发。

  华立药业2001年年报显示,为尽快启动青蒿素类成药的研究开发,当年该公司与具有国际领先的青蒿素成药研发能力的广州市健桥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广州健桥”)共同组建“华立健药业”,公司以现金2250万元出资占75%股权,广州健桥以技术出资占有25%股权。

  不过,时光再往前追溯几年,广州健桥以相同模式与另一家企业也结下了同样的“姻缘”,这家企业正是今日让华立药业倍感棘手的、以“被侵害的第三方”形象出现的重庆通和。

  7月25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重庆通和,该公司国际营销部张先生介绍,公司1998年与广州健桥合资组建了“重庆健桥”,公司出资金占75%股份,广州健桥以技术出资占25%股份,合资关系至今存在。他表示,重庆通和花了1000多万与广州健桥研发出国家级新药——复方双氢青蒿素片“安立康”,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抗疟疾新药,公司通过重庆健桥持有该药的专利,“但如今该专利遭到了华立药业的侵害。”

  7月25日,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查询到,案件所涉的ZL00113134.6号专利由重庆健桥持有。华立药业则在公告中表示,涉案之“科泰复”产品技术来源合法,不在该专利的权利要求保护范围之内,并对该专利的有效性提出质疑,已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专利无效宣告请求。

  国内另一家青蒿素企业人士对记者表示,“安立康”和“科泰复”从通用名到成分都十分相似,属于商业竞争“死对头”,所以很容易引发纠纷,不过前者名气不及后者。

  利益之争引发内讧

  如此看来,华立药业与重庆健桥的这场纠纷,与广州健桥关系很大。然而,广州健桥似乎也有一肚子委屈。

  7月25日,广州健桥一位黄姓(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最早是与重庆通和合作,但对方背叛了原来的约定,而且至今欠着应该给公司的转让费、研究经费等费用。虽然只是几百万,但对公司这样的科研机构非常重要,“其实我们也是重庆健桥的股东之一,但重庆通和几乎丢开了我们,我们与重庆通和的官司已经打了十几场。当初跟通和约定了由合资公司重庆健桥来持有专利,所以如今通和以重庆健桥大股东身份对专利有话语权。”

  对此,通和制药营销部的张先生反驳称:该支付给广州健桥的都已经支付了,“广州健桥与我们的官司来回大约十七场了,他没有赢过,其实痛心的应该是我们,中国的青蒿素产业还很弱小,不应该发生内讧的,我们很不愿意让外国人看笑话, 尤其是在知识产权方面。”

  广州健桥黄姓负责人则表示,重庆通和为何在科泰复刚面世时不来告侵犯专利,而是在科泰复打开销路后才来?“其实科泰复与安立康是不一样的东西,不排除是因为商业利益的驱使,科泰复卖得好了,安立康难道不眼红?所以倒打一耙。”

  7月25日,重庆通和制药国际营销部张先生对此给出的说法是:“这么多年,我们都没有起诉,一直隐忍,我们希望协商解决问题,可是华立药业不配合。其实并不是没有解决办法——比如华立以专利许可方式对我们的专利付费使用,但如今事实就是我们的东西被偷去了。”

  重庆通和与广州健桥各执一词,陈年旧案难断是非。然而,“青蒿素第一案”还将继续打下去。

  7月24日,华立药业董秘办一位女士对记者表示,公司对重庆健桥专利的有效性提出质疑,将继续上诉。

  7月25日,通和制药严律师则对记者表示,公司持有的专利不可侵犯,法律是公正的,华立药业对通和制药存在事实侵权行为,公司有信心打赢官司。
******
信息来源:京华时报 2008-08-05 杨珺

Copyright © www.iac.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投资协会    京ICP备15043208号-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北里甲11号国宏大厦A座(国宏宾馆)    邮编:10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