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5日星期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管理 
 现在位置: 中国投资协会 > 投资研究
   国有投资管理研究
   投资热点分析研究
   民营经济研究
   协会投资研究
   高新技术委投资研究
  本站搜索
  
专业委员会
投资咨询专业委员会
大中型企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国有投资公司专业委员会
民营投资专业委员会
外资投资专业委员会
农业和农村投资专业委员会
投资信息专业委员会
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投资理财专业委员会
项目投融资专业委员会
投资学科建设委员会
城镇化投资专业委员会
高新技术投资专业委员会
创新投融资专业委员会
夏斌:今年经济发展重点是调整转型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今年政府工作要把握好的几点中指出,贯穿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日前上海国家会计学院举行的2017宏观经济发展论坛上,国务院参事、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席夏斌全方位解读2017宏观经济发展趋势,表示2017年经济发展重点就是调整转型。

过去飞速发展超级繁荣

未来趋势是增速下滑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5%左右,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结果。

“中国近十几年的发展实在太快,用外国经济学者语言讲,人类经济史上前所未有的13多亿人口、连续30多年、年均9.8%的增长,这是人类经济奇迹。”夏斌说。

分析中国奇迹产生的原因,夏斌表示,中国经济最近一个长周期的奇迹,不排除有“超级繁荣”的因素,也有部分偶然的因素。长期的快速发展,从根本上得益于中国人口红利和改革红利,这是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内部因素。而本世纪初的美国宏观政策失误,特别是2000年互联网泡沫和其后的13次降息房市泡沫,制造了世界第一大国“寅吃卯粮”的超大消费市场,为中国经济曾经的“超级繁荣”提供了空前的外部需求。中国两大红利的释放正好踩上了历史这一点。

夏斌早在2011年就认为,未来中国的经济必然呈下滑的趋势,这不单是周期的问题,是中国内在的经济结构所决定的,以出口投资为主导的发展方式,必然不可持续。如果看不到这一点,采取相反的政策,只能埋藏新的隐患。对此,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从市场到投资者,都必须保持清醒的认知。夏斌认为,当今中国经济内、外部环境的变化看得更清楚了,“高速增长”不可持续,经济调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逻辑。

夏斌认为,首先,全球经济还没恢复,特别是以特朗普为代表的贸易保护主义带来麻烦,出口对GDP的拉动仍然处在几乎零与负之间。其次,居民消费率的提高缓慢,每年也就0.5个百分点左右。投资分三块,占1/3以上的制造业投资产能过剩严重,去年个别月份投资增长率为负,全年8%左右。基础设施投资,受压于地方债务风险,投资率不可能大增。房地产投资很微妙,去年反弹一下,也就6%左右。所以整个投资也不可能维持起初繁荣时期约30%的增长。因此,整个经济增速的下滑是合理的、必然的。

不过,夏斌表示,就中长期而言,中国依然具有从供求两方面看明显的增长潜力,高储蓄率、人口优势与巨大的城乡差距;6.5%仍是大国经济体中绝对高增长;中国正逐步成长为世界第一大消费市场。中高速增长本身又意味着为逐步解决自身问题提供了财力的支撑。

2017年经济形势判断:

调整转型

夏斌认为,面对历史上又一次全球范围内的结构大调整,中国首先必须摆正心态,要充分认识到调整转型的必然性。要认识到,调整意味着速度下降,意味着破产、失业增多,意味着金融风险要暴露。同时我们只要坚守好“底线思维”,既防止大范围的失业浪潮,又做好防范系统性风险爆发的各种准备,中国经济是仍能继续稳定发展的。

那么,如何防止经济崩盘?夏斌曾在2014年中就非常时期的非常对策建议:首先,央行要采取措施,想尽办法保住大银行的流动性。第二,一旦出现市场上房地产抵押物大幅度贬值,可以宣布采取紧急会计原则,或者央行马上动手,直接到市场上购买资产,稳住价格。第三,提出扩大赤字的财政政策。第四,其他结构性政策,包括国企、金融改革、三农改革和稳定民企预期的四大改革措施。

夏斌认为,中央的决策只要守住两条底线:第一,坚决不发生全国性、系统性的金融性风险;第二,不能出现整个社会接受不了的高失业率,“守住底线,改革为先”,中国经济仍是大有希望的。

夏斌对2017年经济形势的判断是:调整转型的逻辑没有变。尽管经济形势出现了好的趋势,新旧动能在转化,需求结构、产业结构、工业结构、利润结构、单位GDP能耗等很多方面都在向好的方面转化。2016年中国经济走得很不容易,但总体上还是不错的。2017年的发展逻辑没变,一是因为市场出清过程未结束,还需一段时间。二是民间投资预期仍未看好。三是货币供应未回归常态。

夏斌认为,调整转型成功的标志是,第一,消费市场很关键。“回观历史,1900年前后美国大国崛起时的经济结构,出口在当时的份额也很高。能不能基本确定大体稳定的与经济总量相适应的大国消费市场,是本轮中国经济转型基本成功的基本标志。”第二,买房是为了居住。在全社会能否基本形成房地产市场以消费为导向,而不是以资产市场为导向这一局面,是本轮经济调整和转型基本成功的重要标志。第三,货币政策和货币供应能否成为常态。M2的增长在未来两三年内不降到10%左右,中国经济调整转型难以取得成功。

2017年需要关注

四大重点

夏斌认为,今年要关注以下几个重点:

第一,国际上的黑天鹅。如特朗普。除此之外,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选举的倾向,是同一个类型的黑天鹅。国际社会中,反全球化的噪声如何影响中国经济?针对比以往任何年份更突出的不确定性,中国要以静制动,充分未雨绸缪。

第二,人民币汇率预期表现。这个问题实际上反映的是中国企业和人们对于中国经济增长和稳定的预期,反映的是对国内国企改革和市场出清的预期。夏斌认为,尽管中国经济增长长预期很好,但体现为时间上的“长期”是由一个一个“短期”联结组成的,“短期”过不去,“长期”都不存在。当前中央国务院要关注引导市场预期,必须及时出台引导市场预期的改革措施和化解风险的措施。

第三,“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是中央针对国人长期困惑的房地产市场如何建立健康发展长效机制的内容,第一次作出了明确表态和定位。也就是说房地产长效机制的建立是围绕消费品为导向,要削弱其金融资产属性。这些问题又会衍生税收问题、人地挂钩的城市土地供应问题、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问题、第二套第三套甚至更多持房的贷款和税收政策问题等等。这一系列政策到底包括哪些内容?何时出台这些政策?分几年出台?这一切意味着什么?这对关注2017年中国经济的人士来说,是极需注意的。

第四,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了“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既要确保经济运行的基本稳定,又“要在关键领域有所进取”。所谓关键领域,包括“下决心处理一批风险点”,比如P2P互联网金融,市场上的各类非法交易所、各类投资贷款公司。包括继续推进产能过剩行业的去产能,要重组、破产一批企业。包括要处理部分三四线城市的房子高库存和银行不良贷款。这一系列工作如果做不好,都会对当下经济稳定带来不可轻视的负面影响。掌握稳中求进的辩证方法,至关重要。要真正看懂中国2017年的经济转型调整,逻辑没变,系统性风险问题必须关注。

当前工作重点:

防范风险加快改革

在美国金融危机以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必然会带来经济结构的调整,大量货币风险可能暴露。

对此,夏斌认为:第一,中国不会发生美国式的金融危机。第二,中国已经存在系统性风险的隐患。这些问题之所以没有爆发,是因为货币政策在兜底,有些地方通过行政手段没让企业倒闭破产,解雇大批员工。第三,如果不抓紧“真改革”,温水煮青蛙,近40年老百姓积累的国民财富早晚会慢慢被侵蚀。因为问题是早晚要解决的。第四,当前改革的重点,要紧咬住影响经济运行稳定的主要困难和障碍,而不是从书本出发进行设计。首先,要尽快解决失业,社会统筹养老的保障底线,确保改革中的社会稳定;其次,“老大难”的国企改革,真正确定市场化微观主体地位;第三,“三农”改革的核心,一是保证14亿人的“有效”口粮,二是增加解决广大农民财产收入的增收,通过“三块地”改革;第四,真正调动民企的投资预期,通过“典型麻雀”确保私有产权。

最后,夏斌强调,在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增长速度问题上,要实事求是,过于强调增速,容易在实际工作中出现被动。应结合当前及未来国际和国内政治新因素、新态势,对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保持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减速多一点容忍。如果能对GDP增速这一纲举目张的要求,在适当的时候作出些弹性或解释,但是对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翻番目标仍坚持不变,则到2020年,中国的经济结构会更合理,社会会更和谐。

作者:夏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国务院参事、研究员 

 
******
信息来源:本站 2017-03-28

Copyright © www.iac.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投资协会    京ICP备15043208号-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北里甲11号国宏大厦A座(国宏宾馆)    邮编:100038